专题一 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教育科学知识的积累进步——兼谈美国教育实证研究战略
    柯政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7, 35 (3): 37-46+16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7.03.004
    摘要108)   HTML21)    PDF (751KB)(988)   
    相比其他学科,教育科学知识的进步慢,积累少。要让教育学知识明显高于常识,成为一门可进行快速知识积累和进步的学科,就必须大力加强科学的实证研究。进入21世纪之后,美国在这方面率先做出了战略规划,发起了一场教育实证研究运动,对现有教育学研究范式进行大规模改造、升级,且已产生初步成效。很多教育学者对这场由外部势力主导的改革战略提出了若干质疑和反抗,认为这样做没必要、不应该也做不到。但这些质疑并没有对教育实证研究的意义和价值提出实质性挑战。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5)
    教育实证研究的一般路径:以教师情绪劳动研究为例
    尹弘飚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7, 35 (3): 47-56+168+169.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7.03.005
    摘要159)   HTML207)    PDF (711KB)(1320)   
    和偏重实证主义认识论和实验方法的“证据为本的教育研究”相比,既强调证据为本、又重视方法多元的实证研究对我国当前的教育研究来说尤为必要。它提倡教育研究者依据严谨的量化或质性探究所得的证据,抽象出经得起逻辑检验的关于特定对象的论断。对中国内地教师情绪劳动的量化与质性探究的介绍展示了教育实证研究的一般路径,即由回顾、反复搜寻和再概念化组成的3R之旅。教育实证研究者应注意理论与实践之间的辩证关系,在理念与经验的平稳转换中丰富我们的理解,并促进知识的增长。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9)
    农村教育问题驱动下的量化研究
    刘善槐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7, 35 (3): 57-63+169.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7.03.006
    摘要108)   HTML20)    PDF (520KB)(746)   
    在经历三个阶段的发展后,农村教育的量化研究逐渐走向科学化和规范化,研究范式具有“问题驱动”“基于证据”和“多学科交叉”等特点。农村教育的量化研究具有三种基本类型:一是以摸清事实为目的的大规模调查研究,用数据来回答“是什么”;二是以解释为目的的关系性研究,用统计模型来回答“为什么”;三是以决策为目的的构建性研究,用价值模型来回答“如何做”。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教育实证研究方法的范式问题与反思
    姚计海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7, 35 (3): 64-71+169+170.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7.03.007
    摘要168)   HTML22)    PDF (541KB)(1529)   
    一门学科称之为科学的关键在于它有系统的、区别于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体系。对于教育学的学科发展而言,研究方法决定着教育学的科学性质。分析国际教育研究方法的基本范式运用情况,探讨我国教育实证研究方法存在的范式问题,探索我国教育研究方法的发展趋势,有助于提高我国教育研究整体水平。在教育研究方法体系中,实证与思辨两大研究范式具有相应的方法论地位。当前西方教育研究方法体系被强烈地赋予实证的特征,国际教育研究趋势越来越倾向运用量化研究、质性研究以及整合量化与质性研究而形成的混合研究。当前我国教育研究范式仍然存在单一化问题,思辨研究仍然是我国教育研究领域的主要方法,实证研究虽然逐渐受到重视,但比例很少。我国教育研究方法应加强体系与规范建设;加强实证研究取向,提倡研究范式多元化;加强量化与质性研究方法,探索混合研究。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5)
    论“基于证据”的教育研究的限度——“文化存在论教育学”的视角
    姜勇, 戴乃恩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7, 35 (3): 72-79+170.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7.03.008
    摘要120)   HTML19)    PDF (829KB)(973)   
    近十多年来,“基于证据”的教育研究不断受到学术界的追捧与褒扬,似乎唯有“基于证据”的教育研究才是真研究,才是好研究。一时之间,以证据为基础的、迷恋大数据的教育研究成为了时代的呼声。我们主张用“文化存在论教育学”的眼光来重新看待“基于证据”的教育研究。观点一,爱是人的存在的基本方式。教育研究是有人文情怀和爱的情感的,只用数据来说话的教育研究会成为一种“冷漠”的、“冰冷”的、“僵硬”的研究,缺乏精神追求与终极信仰,只有“活泼泼”的教育研究才是有生命力的,彰显生命关怀和人文情怀的。因此,从“文化存在论教育学”出发,我们主张研究者与研究对象之间在关系上要有“相遇”的过程。观点二,思是人的存在的重要可能。追求“基于证据“的教育研究往往迷恋于各种大数据的挖掘、积累,执迷于各种数理统计模型和数据的运算与建模,操持于数据结果的分析与讨论,却缺乏教育研究的本真的“思”,缺少对教育价值的理性探讨,缺失对教育思想的探求与寻绎,从而将教育研究带入只见数据而缺乏原创思想的“无思”的境地。观点三,信仰是人的存在的重要支柱。教育研究不只是运用数据和“证据”来说话,它更重要的是研究者用心来说话,用情感来说话,用自己一生的信念来说话,所以,信仰问题才是困扰很多教育研究的大问题。没有敬畏、虔诚、执着的信念与信仰,研究者很难真正爱上教育研究,也很难从千变万化的数据中寻找到教育的规律与发展方向。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