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法治:教育惩戒权 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教育惩戒权的法理基础重述
    管华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3): 16-24.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3.002
    摘要209)   HTML383)    PDF (728KB)(163)   
    制定教育惩戒实施细则迫在眉睫,其法理基础仍需讨论。理论范式的建构须以现实制度为依据,我国教育立法、司法和行政的现状是制定教育惩戒规章的制度基础。居于主流地位的教育惩戒权的国家教育权范式在延伸之后,面临难以克服的悖论。从社会权力角度出发理解教育惩戒权,具有更强的解释力。教育惩戒权的宪法依据不是《宪法》第19条规定的国家发展教育,而是第46条规定的受教育基本权利和第49条规定的儿童受特别保护权。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教师惩戒行为及其规制
    胡劲松, 张晓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3): 25-31.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3.003
    摘要171)   HTML168)    PDF (590KB)(157)   
    教育惩戒是学校或教师对违纪学生实施的旨在帮助其认识错误和矫正行为的负向干预措施。即使现行教育法律并未明示,教师的教育教学权也可以为教师实施惩戒提供法律依据。法规可以调整学校惩戒行为,但却不适于调整教师惩戒行为。借鉴域外经验,运用行政指导或者行政命令指导学校制定教师惩戒规则,或者直接授权学校制定教师惩戒规则,则不失为一种可能的规制选择。它符合教师惩戒的教育行为属性,也是对教师专业权利的尊重。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论高校教育惩戒的法律性质
    徐键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3): 32-41.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3.004
    摘要172)   HTML108)    PDF (571KB)(104)   
    惩戒是对具有特别身份关系的人所作的非难性裁罚。惩戒主要有社会罚、行政罚、纪律处置措施等不同种类。在大陆法系典型国家,公立高校被定位为公营造物或公法人,其对学生的惩戒因而被定性为特别权力关系下的纪律处置措施。在我国,教育法立法将高校定位为社会主体。司法实践中据此将“处分”这一高校教育惩戒之典型形态定性为法规范授权高校行使的行政罚。但行政罚的定性,无法解释开除学籍以外之“处分”的行政不可诉性,同时也无法明确“处分”以外之其他教育惩戒的性质。立足于管办评分离的改革目标,高校在法人化基础上应作类社团化的主体塑造。高校教育惩戒宜定性为社会罚,并以高校自主性规范为主导实现法治化。国家则通过严重惩戒的介入性立法、不当惩戒的立法禁止等方式对高校的教育惩戒进行规制。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