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教育 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影子教育比较研究的历史回顾与未来展望
    张薇, [英]马克·贝磊(Mark Bray)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11): 21-3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11.002
    摘要250)   HTML996)    PDF (1270KB)(213)   
    本文回顾了本世纪初二十年间的课外补习研究,即广为人知的影子教育研究。尽管在1999年前已有少数零散的、国家及地区层面的相关文献,本文将1999年发表的首项影子教育全球研究报告作为影子教育研究领域的起点。从那时起至今的20年间,影子教育研究发展显著,这增进了对不同文化之间共性与差异的理解,加深了各界对此现象的认识。相关研究从早期对影子教育发展版图的绘测和对影子教育需求影响因素的分析,发展为教育生态系统框架下更加深入的社会学、经济学分析,同时也加强了对研究方法的关注。影子教育的未来研究议程需要与时俱进,例如关注技术的影响,并加强跨学科研究以探索更为广阔的领域。未来研究也需要持续关注相关定义及研究方法。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信息资本与家庭教育选择:来自中国的证据
    杨钋, 徐颖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11): 39-55.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11.003
    摘要174)   HTML719)    PDF (927KB)(176)   
    提升家庭层面的人力资本投资是解决我国人力资本投资不足、拉动居民消费的关键环节之一。本研究集中讨论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资本对家庭教育选择与投资的影响。利用“中国家庭追踪调查”2014年和2016年追踪数据,本文建立配套亲子样本,应用泛精确匹配和加权回归方法,探究了信息资本是否有助于家庭突破信息约束以参与教育选择和教育投资。研究结果表明,使用互联网的家庭更有可能参与择校、选择进入重点校,且参与校外补习的概率与参与程度也显著提升。互联网使用带动了家庭教育投资的提高,尤其是选择性投资与校外补习投资。这种积极效果随着互联网的普及逐步衰退。此外,信息资本对家庭教育选择的积极影响受到制度约束,面临升学瓶颈的流动儿童并未从家庭互联网使用中获益。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青少年影子教育参与:学校群体与先赋差异——基于CEPS数据的多水平分析
    席玮, 李莹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11): 56-6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11.004
    摘要160)   HTML404)    PDF (836KB)(175)   
    青少年影子教育的影响因素及其作用机制是现有研究尚未充分讨论的问题。本研究使用“中国教育追踪调查”(CEPS)基线数据进行多水平分析的结果显示,青少年影子教育参与机会受到先赋因素和学校群体因素的双重影响。在影子教育参与机会的差异中,有超过40%的方差是来自学校层面,并且学校因素主要通过同伴效应对影子教育参与产生作用。除直接影响外,同伴群体因素还通过调节效应间接影响先赋因素的作用强度。进一步的分析发现,不同类型的影子教育受到不同先赋因素的影响。其中,学术类的影子教育主要受到家庭社会资本和经济资本的影响,而才艺类影子教育主要受到家庭文化资本的影响。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经济不平等时代的校外教育参与
    杨钋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5): 63-77.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5.003
    摘要207)   HTML132)    PDF (1044KB)(205)   
    在经济不平等、基础教育均衡化和“互联网+教育”并行发展的背景下,校外补习进入新阶段,其特征是广泛参与和深入参与。校外补习逐步发展为政府和市场共同提供的校外教育活动,这些活动受到微观、中观和宏观三个层次因素的影响。当前校外教育领域出现三大趋势:一是基础教育均衡化政策和高等教育的分层发展战略促使基础教育竞争从校内转向校外;二是经济不平等的环境中,父母加大了对校外教育的参与,密集化育儿文化出现并广为扩散;三是互联网等技术的普及消除了校外补习的有限参与障碍,拓宽了家庭教育选择的范围。政策—文化—技术的互动促使家庭的校外教育活动参与日趋制度化。其后果是基础教育从“高校内竞争、低校外竞争,低补习参与”的低水平均衡转化为“低校内竞争、高校外竞争、高补习参与”的高水平均衡。在后补习时代,校外教育活动逐步成为社会分层与流动的主要工具。政府应调整对校外教育的认识,承担起弥合校外教育参与的阶层差异的责任。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线上补习还是线下补习:基于家庭补习决策的分析
    唐荣蓉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5): 78-92.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5.004
    摘要225)   HTML132)    PDF (791KB)(212)   
    在影子教育逐步制度化的今天,学生参与课外补习常态化,但现有文献缺乏对补习形式的讨论。本文聚焦于家庭对补习形式的选择,试图探索线上补习和线下补习在家庭消费中的互动关系。基于2018年中国教育财政科学研究所“全国家庭线上补习调查”数据的分析表明:线上补习和线下补习作为家庭的教育选择,都会受到父母受教育程度、教育期望等因素的影响;部分对线下补习决策存在显著影响的因素对线上补习的作用并不显著,主要表现在距离和收入方面,这反映出线上补习能够降低交通成本和搜寻成本,进而降低家庭教育消费的门槛,缓解校外教育资源分布的不均。对线下补习和线上补习之间关系的研究发现,不论是从成本约束的视角来看,还是从需求满足的视角来看,参与线下补习的家庭都更有可能参与线上补习。换言之,家庭在做出补习决策时,往往是线下线上两手抓,这为课外补习的普及化提供了又一支持性证据。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高中生参加课外补习有助于考大学吗?
    薛海平, 赵阳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5): 93-102.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5.005
    摘要263)   HTML131)    PDF (792KB)(209)   
    本文基于北京大学中国家庭追踪调查2010年、2012年、2014年和2016年的混合截面数据,采用结构方程模型检验了普通高中生的课外补习参与和高中学校质量在家庭资本与高等教育机会获得之间的中介效应。结论显示:(1)参加课外补习能帮助高中生升入大学,但不能助其进一步升入本科高校;就读于教学质量较高的普通高中既能帮助高中生上大学,也能助其升入本科高校;(2)高中生的课外补习参与和学校质量差异在家庭资本与是否升入大学之间均起到了部分中介作用,参加课外补习的中介作用略大于学校质量差异的中介作用;(3)普通高中的学校质量差异在家庭资本与是否升入本科高校之间发挥了中介作用,而课外补习参与在家庭资本与是否升入本科高校之间没有发挥中介作用。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校内还是校外:中国基础教育阶段家庭教育支出现状研究
    魏易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5): 103-116.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5.006
    摘要325)   HTML117)    PDF (738KB)(351)   
    本文基于2017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数据,对我国基础教育阶段家庭子女教育支出水平和结构进行刻画,并聚焦于家庭的收入水平和家庭子女教育支出的关系,分析不同社会经济背景、子女结构和户籍的家庭对子女校内和校外各类教育活动的边际消费倾向。总体上,中小学每生每年的家庭教育支出超过1万元,占家庭总支出的16%,其中校外支出占到三分之一。分别有38%和21%的中小学生在过去一学年参加过校外补习和兴趣班。对家庭校内和校外教育支出的边际消费倾向的分析表明,社会经济背景更好的家庭对子女的校内和校外投入都更高。随着家庭收入的增加,社会经济背景较低的家庭更加倾向于增加子女校内的支出,尤其是校内基础性的支出;而社会经济背景较好的家庭更加倾向于增加校外教育支出,以及校内的发展性、增值性支出。与中等和高收入家庭相比,低收入家庭对子女的校内和校外教育投入不足。此外,本文发现独生子女家庭中女孩家庭对孩子的校内拓展性和校外兴趣类的教育投入要高于男孩家庭。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