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法治:教育主体法律地位 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论教育行政机关的法律地位
    管华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1, 39 (1): 26-39.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1.01.002
    摘要171)   HTML1861)    PDF (740KB)(114)   

    教育行政机关是最重要的教育行政法律关系主体,其法律地位学界研究较少。教育行政机关是在教育领域行使权力的国家行政机关,既包括各级政府,也包括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主管部门。通过梳理12部法律、19部行政法规、48部行政规章发现,教育行政机关具有以下职权:教育行政立法权或规定权、教育行政许可权、教育行政处罚权、教育行政处分权、教育行政给付权、教育行政指导监督权和其他权力。教育行政机关与民办学校存在许可、处罚和监督等外部关系,与公办学校以处分、预算、人事等内部关系为主。教育行政机关与教师、学生直接发生法律关系情形较少。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论中小学学校的法律地位
    任海涛, 杨兴龙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1, 39 (1): 40-4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1.01.003
    摘要192)   HTML1240)    PDF (549KB)(187)   

    学校法律地位的界定是研究学校内部建构和对外关系的基础性前提。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高校的法律地位日臻明确,但中小学的法律地位仍有待探索,值得重视。中小学的法律地位可以分为民事法律地位与行政法律地位,从我国目前的法律规范出发,对其界定需要根据不同类型的中小学进行多元化处理。就民事法律地位而言,我国的公立中小学不具有独立的法人地位,而民办中小学具有法人地位;就行政法律地位而言,中小学在与行政机关的关系中既可能是行政相对人,也可能是内部下属机构,在对教师的职务评定以及非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做出开除处理时可能具有行政主体的法律地位。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教师的法律地位研究
    余雅风, 王祈然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1, 39 (1): 49-5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1.01.004
    摘要148)   HTML1231)    PDF (674KB)(112)   

    合理确立教师的法律地位,是建设高素质教师队伍的重要保障,也是人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我国现行立法将教师作为与其他专业人员无异的一类群体,在法律地位上没有体现教师职业的特殊性,也没有呈现不同教育阶段、不同性质学校教师群体的差异性,导致教师管理实践中问题和争议频发。教师职业源于现代国家公共教育体系建立的需要以及其对社会发展的重要功能,与其他类型专业人员最显著的区别即在于教师职业的公共性,而不同教育阶段、不同性质学校教师群体的公共性强度也存在显著差异。应以教师职业的公共性为分析基础,以公共性强度差异为划分维度,确立不同教师群体的法律身份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教师与相关主体的法律关系;以公共性保障及其与自主性的协调为目标,确立教师的权利和义务,科学设计教师的法律地位。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从权利到地位:学生法律地位的法律追溯与权利保障
    陈鹏, 王君妍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1, 39 (1): 59-6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1.01.005
    摘要105)   HTML1020)    PDF (627KB)(95)   

    学生的法律地位是教育法学研究的基本理论问题,也是我国教育法治进程中的重大实践问题。学生的权利与义务是学生法律地位的体现。基于现行教育法律关于学生权利义务的规定,可将学生的法律地位归纳概括为民法上的特殊民事主体和行政法上的特殊行政相对人。但当前学生受教育权的可诉性、程序性、公正性不足,有必要将受教育权的救济纳入行政司法审查的范围,对学生权利进行全面救济,并兼顾实体权利与程序权利,依法保障学生受教育权的实现。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教育法视野中的未成年学生监护人
    姚建龙, 刘悦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1, 39 (1): 69-77.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1.01.006
    摘要101)   HTML1050)    PDF (613KB)(108)   

    尽管未成年学生监护人是教育法律关系中的直接利益相关者与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是教育基本法却并未给予其应有的关注与地位。未成年学生监护人的教育权具有权利与义务二重属性,在强调监护人教育权义务属性的同时不能忽视其权利属性。相对国家教育权(主要透过学校教育来实现)而言,监护人教育权无疑居于从属性地位,但不能因此而漠视监护人的教育权。近些年来,监护人教育权意识的不断提升以及某些具体“抗争”,开始让学校教育有些无所适从。教育法规应对监护人教育权与国家教育权、学校教育权的边界作进一步明晰。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