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教育身体史研究(特约主持人:周洪宇) 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论教育身体史的学理支撑
    李艳莉;周洪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 34 (4): 15-22.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6.04.002
    摘要102)   HTML120)    PDF (531KB)(863)   

    教育身体史的提出,既是教育史研究不断走向关注人及其生命体验的需要和追求,也是哲学、历史学、教育学等学科已有成果共同推动的结果。这些学科给予教育身体史研究的深远影响在于,它们对“身体”的关注和探讨,有助于明确教育身体史研究中“身体”的本质和属性,有助于人们跳出肉体和精神的二元对立模式,对教育参与者形成全方位的整全认识,在书写教育身体史时以材料“体知”其真实感觉和感受,以“身体”为根基还原对教育参与者的真切生命关怀,最终书写“人”和“人身体”在场的教育史。同时,这些学科的不同研究思路、方法以及关于身体的划分,又可为教育身体史研究参考。作为一个新兴的教育史研究领域,吸收和借鉴各学科身体研究的资源,应是教育身体史研究者共同努力的方向之一。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3)
    从规训到尝试解放:人学视域下的晚清身体教育变革
    李忠;亓婷婷;郝洁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 34 (4): 23-28.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6.04.003
    摘要148)   HTML27)    PDF (619KB)(908)   

    文化传统、社会习俗以及教育是规训晚清人身体的主要途径。融入权力的礼仪规范,将士人身体紧紧束缚在以权力为核心的礼仪之下。作为社会习俗,缠足在直接造成女性双足伤残的同时,还限制了妇女的身体活动和行动能力。将书本作为知识来源的教育传统,辅之以身体惩戒,限制了求学学子的身体舒展。在外来文化的催化作用下,晚清人对人有了新的认识,人的身体开始受到重视,以人的现代化为特点的教育现代化开始起步,人的身体得到初步解放。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近代中国小学生身体形塑研究
    魏珂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 34 (4): 29-35.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6.04.004
    摘要115)   HTML113)    PDF (645KB)(816)   

    在“强国保种”思想的引导下,学生的身体形塑成为近代中国改造国民性的焦点。近代小学生的身体因政府、舆论和学校规章的外部规训和学生的自我内在塑造而形塑。就外部规训来看,从清末“癸卯学制”颁布开始,政府对学生的身体实施理念与政策双向控制,媒体杂志、学校则分别采取舆论及制定规章来规范学生身体。就自我内在塑造来看,小学生的日记则曝露了其对身体及其身体形塑已经有了比较全面的认知:他们坚持锻炼身体并把自己的身体与国家联系在一起;注重卫生习惯培养;面对体罚,强调自省诫勉;注重仪容,穿着大方。近代小学生身体形塑过程呈现出以下特点:内塑转外塑,多重合力;细致化与科学化趋势明显;适塑同步,严禁体罚;全民参与,辐射性强。近代小学生身体形塑效果显著,促进了中国近代教育的转型。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5)
    异化·僭越·启蒙:《红楼梦》与明清女性身体教育
    于洋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 34 (4): 36-40.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6.04.005
    摘要155)   HTML28)    PDF (593KB)(774)   

    在教育活动史研究视野下移、史料来源拓宽的背景下,《红楼梦》成为研究明清教育身体史的重要符号之一。儒家道德对女性教育的矛盾要求,改朝易代带来的极度管控,都将明清时期的女性身体教育推向异化的扭曲状态。在传统礼教标榜塑造“道德的身体”的基础上,明清女性身体教育逐渐由“以礼修身”演变为身体的尊卑教育,进而发展到“以礼为法”。《红楼梦》以比官修典籍更接近世俗真实的笔触反映了明清女性的身体意识,揭露了明清女性教育的奴役原则对身体的“暴政”,启蒙我们重回女性身体解放的根本,即找回自我身体的“元话语”。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隐喻的身体:民国时期学校中的女子“剪发问题”
    周洪宇;周娜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 34 (4): 41-47.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6.04.006
    摘要123)   HTML23)    PDF (510KB)(1219)   

    近代中国学校是改造国民性、打造身体的重要空间,置于其中的学生身体为充斥学校空间的诸种话语力量所规范和打造。身体可谓是近代教育空间中诸种话语力量的集结点,也成为认识和理解中国近代教育历史的重要切入点。民国时期,女学生的剪发问题为国家话语和男性话语所主导,她们被禁止剪发;“五四”时期,“女性自决”意识觉醒,剪发被符号化为女性对独立的追求,女学生剪发渐兴;20世纪二三十年代,时尚话语与国家话语先后主导着女学生剪发问题,女学生剪发渐渐普及,但头发问题依然未摆脱“妇运国家化”的历史命运。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教育史中的情感与情绪研究
    [美]诺亚·索贝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 34 (4): 48-51.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16.04.007
    摘要123)   HTML99)    PDF (430KB)(1092)   

    受史学情感转向及情绪转向的影响,教育史中的情感与情绪研究受到重视。目前教育情感史研究主题是情感的调节与控制,以调控和培养情感行为的规章制度为主要对象,以“治理”为研究视角,集中于学生情感行为的研究,这同史学家把“情感”视为可以调节与控制的行为的认识有关。近年来史学领域出现的“情绪转向”,较于情感史,更为注重“事实的”情感行为及强调身体关涉的重要性,从而提高了认识和理解教育历史的能力。对身体的关注,则可以沟通情绪研究与情感调控研究,而教育史研究实现合理的身体关注,需要教育转向为情绪史。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被引次数: Baidu(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