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教育 栏目所有文章列表

    (按年度、期号倒序)
        一年内发表的文章 |  两年内 |  三年内 |  全部
    Please wait a minute...
    选择: 显示/隐藏图片
    从“边境”到“跨境”:“一带一路”背景下跨境民族教育的转型发展
    陈时见, 王远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4): 18-29.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4.002
    摘要155)   HTML292)    PDF (646KB)(111)   
    “一带一路”背景下跨境民族教育被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跨境民族教育需要进行创新性的价值建构,既要打造区域教育发展共同体带动跨境民族教育的快速发展,又要加强对外合作驱动国际国内教育联动发展;既要增强和平合作的价值共识维护边境地区社会繁荣稳定,又要强化开放包容的发展取向促进与周边国家的民心相通。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入发展,跨境民族教育显现出新的时代特征,表现为从单一民族教育拓展为复合跨境教育,从边境落后教育转变为跨境前沿教育,从内陆封闭教育转向国际开放教育。因此,为了深入推进跨境民族教育在新时代的持续健康发展,需要秉承“一带一路”建设的指导思想,重构跨境民族教育的结构体系;提升跨境民族教育的整体质量,构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教育支点;汇聚各方社会力量,推动跨境民族教育与社会的协同发展;探索信息技术与教育的有机整合,促进跨境民族教育的互联互通。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华留学生与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关系的实证研究
    蔡文伯, 闫佳丽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20, 38 (4): 30-39.   DOI: 10.16382/j.cnki.1000-5560.2020.04.003
    摘要148)   HTML168)    PDF (856KB)(135)   
    本研究以2006—2017年为考察期,利用PVAR模型对“一带一路”沿线44个样本国家的来华留学生规模和中国对其直接投资量之间的动态影响关系进行分析,发现二者存在显著的相互依存关系。研究结果显示:OFDI规模增长在短期内对沿线国留学生流入有明显的正向冲击作用,它是二者关系进一步发展的强烈动因,且具有一定的引导性;沿线国来华留学规模增长是推动OFDI发展的基本源动力之一,并存在较强的正效应,但整体质量不高、经济贡献率偏低;OFDI规模扩张对其本身进一步的发展具有一定的拉动作用,但后期动力不足;受我国高等教育国际化水平、国际价值链地位等因素的影响,双边人才存量对留学生来华促进作用有限。基于此,政府应合理评估沿线国家投资环境,集约化经营OFDI发展模式,以推动区位资源结构优化和提高全球化价值链的地位;同时,还应搭建国际化人才交流体系、健全留学教育质量保障制度和拓宽留学生学科专业招生范围,发展我国人力资源的核心竞争力。
    参考文献 | 相关文章 | 多维度评价